当前位置:
首页
> 九峰文苑 > 校友诗文
站内检索:
 
嘎嘎来北京

发布日期:2018-10-19 信息来源:人民日报公众号:金台新声 作者:2002届校友胡芳字号:[ ]


  嘎嘎85岁了(嘎嘎,Ga ga,土家族方言,姥姥的意思。)!这是她85年来第一次走出土家山寨,第一次坐火车,第一次搭飞机,第一次来到首都北京,逛故宫,看天安门广场和属于她那个时代的伟大领袖毛主席。这也是她第一次到她的外孙女家,第一次吃上她重孙孙的生日大蛋糕。

北方的天寒地冻,神奇的暖气片,不可思议的指纹锁,还有地底下呼啸而过的地铁,宽的不着边际的马路,耸入云霄的高楼……嘎嘎比她的小重孙孙还对一切充满好奇,又呆呆的不知所措。

85岁的嘎嘎,一生生育儿女七个。除了自己的名字,她一字不识。但是到了嘎嘎的孙辈里,除了最小的还在重点高中,其余已经全部都是大学生,硕博已有了三个,连教授也有了。她亲自带大的小孙子,是以培养卓越科技领军人才著称的徐特立学院里的本硕博连读。

在嘎嘎身边度过童年时代,小时候嘎嘎不允许我坐地上,但更不允许我坐在有字的书本上,“屁股对着书了,你以后就读不好书了,就成了一个zhuang bang(方言,傻子)!”长大后的我才渐渐明白,这其实就是最质朴的仪式感。而正是这种仪式感,在一个孩子的幼小心灵里形成了强大的暗示作用:好好读书,敬重知识。

儿时的记忆里,住在马路边的嘎嘎经常会把家里最好吃的盛一碗,双手恭敬的端给门口路过的老叫花。附近有失了父母的孩子,常年吃住就在嘎嘎家。我的人生导师曾对我说过一句话,“如果你有一盆饭,吃不完盛给别人一碗,那是别人在帮你。但如果你只有一碗饭,你把它给了更加需要的人,那才是真正的帮助别人。”家境并不宽裕的嘎嘎,明显属于后者。

所谓忠厚传家久,诗书继世长,从没读过书的嘎嘎,说不出来这些大道理,但是她践行在生活的点滴间,泽沛到儿女子孙们的一言一行之中。倪萍曾在她的《姥姥语录》里写道,“姥姥年轻时说的那些话就像萝卜白菜一样,不值什么钱,却是最顺口、最对胃的好东西,下到锅里就养命。”“姥姥走得远了,我看她反而比以前更清亮了。”

倪萍的姥姥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“好”。所有的事情都特别看得开,而且一句话让你马上找到平衡。嘎嘎也是,当你跟她抱怨生活艰辛不如意,她都会拖长了声音来一句,“唉呀,你们这些儿们啊,这日子已经够好啦!还想要怎么好?”前些年她耳聪目明腿脚好,有时会去大街上捡废品。我在的时候就会陪她一起去,看到马路对面的矿泉水瓶,我就跑过去给她捡回来。她高兴的不得了,不是因为多收获了些瓶子,而是不停的说,“好好好,你读了书,去了中央(在嘎嘎的语系里,北京就等同于毛主席和中央),还是没有忘本,跟我这个老太太满街捡废品也不嫌丢你面子。”

知足感恩,不要忘本。嘎嘎不懂什么是哲学,却把哲学用的很好。白岩松曾说倪萍的姥姥“不光是倪姐姐的姥姥,她是位典型的中国姥姥,中华文化传承下来,就是靠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讲的这些话、这些事,尊敬今天的老人,就是善待明天的自己。

有些疼痛属于后知后觉,爷爷在我高考时去世,嘎爷在我读大学时去世,他们的葬礼我甚至都未能赶上。2015年的大年初一,我一个人扛着奶粉和尿布,抱着一岁的娃娃,裹挟在春运的洪流里,轮番倒腾火车大巴接驳飞机……终是赶上了奶奶临终前的最后一面。也让重孙孙见到了太奶奶一面,卧床十年不得动弹的太奶奶,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还偷偷的在床头别了钱,那是她悄悄别给重孙孙的压岁钱,谁也不知她究竟藏了多久。

嘎嘎是我们大家庭里在世的最后一位高龄老人了,把老人接出来走走,再忙都不是借口。作为嘎嘎亲手带大的娃娃,现在我的娃娃都已走进了校园,我才终以偿夙愿:接嘎嘎来北京!看风景对嘎嘎来说是次要的,全家人的大团圆才是老人最期盼的。所以这一次,我的一声吆喝,得到了家里所有人的拥护,嘎嘎散居在外的儿女子孙们,全都放下了手头工作,共聚北京。

“有老人们在,人生尚有源头和出处,他们都走了,人生就只剩下归途……

终究还是年岁太大了,同一个问题常常会接连问十来遍,出门了也时常记不得回家的路。去天安门的路上,她听着我们在聊天,忽然来了一句,“我们马上就到大姑娘家了吧?这已经没多远了吧!真好,真好。”舅舅笑着逗她,“就隔一个字,马上到。”嘎嘎嘴里的大姑娘,其实是我年过花甲远在湖北天门的大姨。妈在,家在,当你六十岁的时候,谁还能惦记着你是个姑娘呢?

我带嘎嘎去瞻仰毛主席的遗容,她说我见过他,我说您在哪儿见过他,她说伟大领袖毛主席!谁不记得呀?


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 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