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
> 九峰文苑 > 校友诗文
站内检索:
 
那小小的城我正思念——祝福长阳县庆30周年

发布日期:2014-12-08字号:[ ]

     

   北纬30°小城30年
   那小小的城我正思念。

  昨晚跟爸妈聊天时,突然提起,马上就县庆了。我想,那条因为不宽而显得更为热闹的街道早已张灯结彩了吧;广场上的舞台华丽地搭起来了吧;山歌、南曲、新的巴山舞,欢快地排练着吧;喜庆而兴奋的神情爬上人们的脸颊了吧。

  真正开始熟悉这座小城,是在我高中的时候,从一个偏远的山村考入土家第一学府——长阳一中。三年的时光,似乎不曾与我打过照面,仅只剩下了对母校的怀念和对那座小城的牵挂。学校与我住的地方刚好相隔半个小城,无论往东,还是向西,总要穿过半个城。于是,在无数个穿梭于小城的日子里,这座小城已走进了我的生活。

  早晨六点,我会在楼下不远的早餐店买一个豆腐干包子,(那时候还是一元钱一个,不知道现在涨价了没有。)老板是一个胖胖的大哥,脸上一直带着那种很温暖的笑,他总是罩着一件长到及地的白色工作服。一见我,便说:“豆腐干?”我点一下头,他便很娴熟地扯下一个袋子,在蒸笼里挑选出一个已经熟透的包子,递到我手里。再后来,索性都不用问了,直接装好递给我。有时候,也会赶上还没蒸熟的时候。他便会很不好意思地说:“哎呀,姑娘,今天弄晚了,还没熟,要不你吃点别的吧。”或者说:“还差两分钟就好了,你等等?”我便点点头,笑着说:“好,我等会儿,不着急。”

  上大学后,每次放假回去,我还是喜欢到他那儿买包子,只是我再不用赶着去上学,也就坐在店里吃了。才知道,他每天凌晨三点多就要起来开始忙了,和面、做包子、蒸熟,这些全部做完,也就差不多六点了。而我遇到的那几次还没蒸熟的情况,就是因为其中某一个环节出了些差错。除开那几次“晚点”,我的早晨都是在他们家香喷喷的豆腐干包子中开始的。想来,那便是高中上学路上最难忘而又最坚持的一件事了。

  他们家的包子有牛肉的、羊肉的、猪肉的、白菜的,当然还有我最爱的豆腐干的,包子都是馅多皮薄,一口咬下去,浓浓的酱汁儿就吱吱地冒出来了。包子个头很大,我一个就能吃饱,有时候再搭配一杯原磨豆浆,便仿佛把家乡的味道全部吃进了嘴里。每天9点半左右,他们家的包子就差不多卖完了。到10点,经过他的店门口,他们已经在清洗蒸笼,准备关门了。下午他们回去购买食材准备第二天的早点,短暂地休息之后,便又骑着车冒着雾气去为“早鸟”——学生和上班族们准备早点了。而那小城里,也满是像他一样质朴而热情的人们,为着生活而生活着,把宁静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儿。

  早晨,在那位大哥灿烂的笑脸中开始,晚上,面包车司机叔叔载着我们穿越半个小城的灯光,送我们到家。每晚,叔叔们会等在校园门口,待9点10分的铃声如期而至。我们几个同学一起,每次都坐同一辆车,叔叔便将车停在同一个地方,等着我们。有时候他临时有事不来,便会托了人来接。小小的面包车里顿时充满了欢声笑语,仿佛压抑的高中生活和紧张的学习节奏在那一刻释放了,叔叔便会在此时播放我们爱听的歌曲,声音开得很大,飘过三里店,落入酒厂湾,飞进中心市场,飘过四冲街,萦绕长阳广场,停留在新码头,甚或一直飘到清江对岸的叹气沟和更远的津洋口。

  乘车环绕小城的话,很快,因为小城真的不大。单行道是小城的大动脉,也让城里的交通更显得秩序井然。所以,还是去走走亲水平台吧。那一条静脉,在我看来,才是小城的生命之脉。最喜欢踩着那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径,享受脚与地柔软的摩擦。

  若是晴天,太阳一定是从山头突然地就出现了,将一缕刚刚诞生沐浴后的阳光打在江面的一艘小船上,那江面瞬间变成了流光四溢的舞台,划桨人一起一落地划动桨片,在聚光灯的照耀下,划出了土家人的力道,划出了清江水的柔情。

  若是傍晚,人们都出来纳凉了。亲水平台熙熙攘攘,有三口之家,有四世同道,还有手牵手的小伙儿和姑娘,都在夜色将尽时吮吸着清江的甜甜的梦魇。走到广场下面的一处平台,有好多小孩子在聚精会神地画着什么。原来是石膏画像:小熊、大耳朵兔子、公主和王子便在孩子们中间复活了。没准儿,那中间会出一个土家小画家,谁知道呢?

  而广场上面,则是小城最热闹的地方。就像一个按时开市的集市,大家约好了时间,一起来赶集。跳舞的一般是晚上7点,国标、新版巴山舞、佳木斯等,喧嚣了这个宁静的小城。还有吸引很多人围观的撒叶儿嗬,这也是土家族的传统跳丧舞,由一个人击鼓领唱,其他人成对跳舞并跟唱。领唱的有时是位大爷,唱词时,可以看到他脸上青筋暴起,那是力量的爆发。唱便是吼,吼便是唱。有时也会是位年轻的大叔,他一边击鼓,一边跟着节奏跳动,身体忽而在左,忽而在右,鼓点也更加灵动了。每次看到这些大爷大叔阿姨们在广场一隅尽情吼着、唱着,仿佛那才是他们的真正的生活。这时,我会觉得土家人的身份是多么地自豪,或许就是因着我们的那份独特的文化与传统吧。

  这便是我牵挂的小城,宁静但不孤单,仿佛一直未变,却又似乎每天都在改变。值此30周年县庆之际,远在异乡的我不能与她一起分享生日的喜悦,只能用回忆的方式填补缺席的无奈,愿这寥寥数语,跨越1500公里的距离,带回我的祝福和牵挂。生日快乐!

  

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 李芙蓉 2014年10月7日于北京


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